6298-8240
居民健康网--伴您每一天!

北京将选址周边河北等地建养老社区

“按照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要求,北京不再建大型养老中心。”近日,北京市民政局局长李万钧做客《市民对话一把手》时介绍,养老院不会疏解搬迁出京,未来将试点在北京周边建设大型养老社区,并通过打通三地医保服务等“梗阻”,承接北京老年人入住。

目前,在河北高碑店、燕郊等地已有养老机构建设试点准备。

高碑店将建30万平米养老社区

“北京现在地价很贵,成本也很高,建设完养老院以后,房费这些成本都很高。”昨日,李万钧表示,北京市区和郊区未来都不会再新建大型养老机构,将探索在周边河北等地建设养老机构承接北京养老。

目前,北京周边还没有成熟的养老社区,但已经开始建设。李万钧介绍,中标集团在河北高碑店将建设30万平米的养老机构。“我们想拿它当试点,重点支持它,试点成功后,北京周边都可以建设。”

李万钧介绍,未来高碑店这个养老社区将包含医院、护理院、养老院,老人不出社区可解决所有问题。目前郊区养老机构的价位基本上比北京市内便宜1/3左右。“北京到高碑店车程在一小时,山清水秀也适合养老。”

燕郊一医院试点引入北京医保

在北京周边建设服务北京人的养老社区,医保服务是难题之一。李万钧介绍,目前北京的卫生部门正在燕郊一所医院试点,北京的医保服务有望在京津冀范围内打通。

李万钧所说的引进北京医保的医院为燕郊的燕达医院。目前,该院将作为京津冀医疗先行的试点,有望实现京冀两地互通医保实时报销。燕达医院与北京医保对接工作已基本完成,为连通北京医保,相关政策、要求和医保报销目录也将引入燕达医院。

京冀两地医保实时结算的问题解决后,燕达医院作为试点,北京市民再到该医院看病,就可拿着医保卡实时报销,享受北京同等报销比例。“我想这些‘梗阻’打开以后,老年人在哪养老都无所谓。”李万钧说,北京市对养老机构的补贴政策还将延续到河北天津。支持在北京周边建设养老社区,首要是北京延续对养老机构的建设补贴、床位补贴、餐饮补贴等支持政策。

■ 解读

“养老服务不该走,反该加强”

在北京周边建设养老机构,是否意味着养老服务将疏解出首都?对此,李万钧明确表示,养老是社会公共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,不属于疏解的范围。“不但不应该疏解走,反而应该加强”。

李万钧介绍,今年起,养老工作的重点将放在对现有的养老院的改造、提升和帮助其进行规范化管理上。据他介绍,十二五期间,北京养老机构建设速度非常快,基本上每年完成一万张床位,截至目前全市养老床位大概有将近12万张。

“扩张速度很快,但也带来了一定的问题。”李万钧介绍,目前北京的养老软件跟不上,护理员缺口很大。同时,护理员的培训以及养老机构的规范化管理方面,水平参差不齐。

从今年开始,北京市将准备成立几所专门的护理员学校,统一招收护理员培训,分配到各个养老院去。同时,北京市将更多地支持一些品牌的养老院,输出其管理的规范和标准,实现连锁经营,“例如寸草春晖、寿山福海等,带动其他养老院软件水平的提高,吸引老年人来入住。”

据悉,北京的养老机构入住率平均达到60%左右,略高于全国。“服务好的、离中心区相对又比较近的,价格比较合适的养老院,供不应求、排大队,相反有一些像在郊区、比较远的养老机构,医疗保障没有接上。这样的养老院空置率很高。”

十三五期间,全市约有500家左右的养老机构进入改造提升范围,李万钧表示,经过改造,这些养老机构能够在服务水平上和硬件、软件条件上有一个比较大的提升,老年人的入住率也将提升。

■ 举措

1 明年底所有街道都能居家养老

“大型养老机构一般离市中心较远,老年人不太愿意离开社区,不太愿意离开他熟悉的生活圈子。”李万钧昨日介绍,未来北京市将调整战略,发展小、快、灵的养老机构,“就是在每一个街道、在老年人居住的家的旁边建设小型照料中心。”

据悉,这样的照料中心床位在50-100张,目前全市已经建成了100多个。

“我们制定了一个三年计划,今年再建40到60个,全市建完以后大概是200多个。”李万钧介绍,明年年底三年计划将完成。届时,养老照料中心将覆盖全市所有的街道。他表示,北京鼓励90%的老年人居家养老,社区养老是承接居家养老的一个平台。“照料中心有点像托老所,老年人家里面没人看了,临时托付给照料中心,白天看护,晚上孩子下班以后把老年人接走,或者动完手术,临时需要护理,可以进照料中心护理一段时间。”

2 大型餐企包片解决老年人用餐

李万钧介绍,养老照料中心将集中解决老年人用餐、就医和护理三个方面的问题。“今年我们投入了几千万,专门找大型餐饮企业,包区、包片来解决老年人用餐问题。”通过送餐车、老年人餐饮点,直接配送入户等方式解决老人就餐,从根本上解决老年人吃饭难的问题。

对此,政府也将拿出一定的补贴。据介绍,除市级投入几千万资金外,区县也做了大量的投入。李万钧说:“一份饭大概在10块钱左右,政府往里补贴大概4到5块钱。”

3 北京乡镇养老院将对社会开放

针对此前多个媒体报道北京所有公办养老院将进行民营化改革一事,昨日李万钧澄清,公办民营、公建民营养老机构是改革的方向,但并非所有公办养老机构都要转为民营。

“乡镇养老院,它自己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来支持它转型升级,这样我们引用一些民间的资金来支持它提升品质。”李万钧表示。

李万钧介绍,相当一部分的公办养老机构体制比较死,接收的人群比较固定,运营的机制也不灵活,因此导致空置率非常高。未来引入民资后,街道养老机构将从过去只承接五保老人和本村、本乡镇的老年人变为向社会开放。

针对到乡镇养老机构养老,远离市中心造成就医不方便的问题,李万钧解释,老年人一般常见病和慢性病比较多,不需要天天跑医院。“下一步,民政部门联合人力社保局将在所有的养老院设置医务室。同时,建立一些医院和养老院绿色的通道,大夫可以上养老院给老人看病,也可以把老年人送到医院去看。”

■ 服务

明年底60岁以上老人领养老助残卡

目前,北京市对50万80岁以上的老年人发放养老助残卡,每月向卡中发放100元补贴。

李万钧介绍,养老助残卡除可享受免费乘车、免费进公园,免费参观博物馆等福利外,还可以到与民政部门签署合同的超市、餐厅打折消费。

据悉,北京下一步将准备对160多万65岁到79岁的老年人发放养老助残卡。而到2016年底,养老助残卡的发放将覆盖所有60岁以上人群。此外,李万钧介绍,北京市将按照国务院的要求,专门对失能和失智的老人设立补贴,该类补贴不是直接给老年人发钱,而是给老人用于享受和接受养老机构、照料中心的护理服务。(新京报记者 吴为)

市民政局党委书记、局长李万钧昨天在做客北京城市广播“市民对话一把手”栏目时透露,今后本市不再建大型的养老中心、养老社区;北京周边地区将试点建设大型养老中心,其中一个达30万平方米的老年社区已经开工。本市将加大社区、居家养老服务力度,到明年年底将建成200个居家养老中心。

今年再建40个照料中心

李万钧坦言,按照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的要求,很多行业都要搬出北京,本市也不再建大型的养老中心,“但我给大家吃颗定心丸,养老不属于被疏解的范围。”

李万钧说,养老是社会公共服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目前需要养老服务的人群在北京约有300万到400万人。“养老服务水平是改善百姓生活的重要指标,不但不应该疏解,反而应该加强。”

虽然北京不再建设大型养老中心,但根据老年人不太愿意离开社区、不太愿意离开熟悉的生活圈子等特点,本市调整了一下战略,主攻“小、快、灵”,即在每一个街道、在老年人的家附近建设这种小型的照料中心,大概有床位50张到100张左右。现在全市已经建成了100多个街道级的社区日间照料中心。按照三年计划,今年再建40个到60个,明年全市建完以后可达200多个,实现全市覆盖。

河北高碑店在建养老社区

李万钧透露,在距离北京一小时左右车程的河北高碑店市,目前正在建设一个30万平方米的养老社区,这里有医院、有护理,不出社区,所有养老问题都能解决。

“在北京建养老院,地价贵,成本也高。而北京周边的一些地方实际上并不太远,比如河北高碑店开车离北京就一个小时。”李万钧说。这个社区由北京一个企业投资建设。这种合作不仅是建设,包括北京一些优质的养老资源和养老品牌输出,也是京津冀合作一体化很重要的发展战略。今后,本市也将鼓励北京的一些品牌性养老机构把自己的服务、品牌、标准输出到天津、河北。这也将为京津冀三地“候鸟式”养老打下基础。

“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建设、床位、餐饮、护理这些补贴支持政策无法出京延续到河北和天津,医保政策三地也不太一样,如果让老人在河北天津养老,回北京看病开药,就太不方便了。如果能打通这些‘肠梗阻’,老人在哪儿养老都一样。”李万钧说,目前高碑店在建的养老社区是试点,“我们正在研究北京这边的政策怎么出,怎么重点支持,如果这个试点成功,北京周边地区都可以‘照方抓药’。”

“老年卡”有望京津冀通行

从今年1月1日起,本市老年人原来使用的纸质“养老(助残)券”逐渐升级为“北京通—养老助残卡”,这张卡不仅是养老服务补贴额度账户,还能实现金融借记账户、电子现金账户、预置计次免费乘公交车、游览公园刷卡功能等。李万钧说,“北京通”的发放分三步走,第一步将发放给50万80岁以上的老人;第二步发放给65岁以上的老人,涉及165万人左右,预计今年年底力争实现;第三步对60岁以上的老人发放,预计2016年底完成。

“北京通”与银行卡一样,一卡多用,除了免费乘车,免费参观博物馆等文化娱乐机构,还是老年人的打折卡,拿着这张卡可以到指定的超市、餐厅消费,持卡打折。即使是老人的亲人,拿老年人的卡同样可以打折,真正体现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”。

此外,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,将来这个卡的功能有望延续到北京周边地区。李万钧表示,京津冀一体化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公共服务的一体化,今后北京的政策可以出北京,北京的“北京通—养老助残卡”也可以出北京,“这在不远的将来一定能实现。”

护理员学校统一培训和输出

数据显示,目前全市有养老床位12万张,平均以每年1万张的速度增加,但李万钧透露,这些养老床位的入住率在60%左右,仅略好于全国的不足50%的水平。“养老床位建设速度快,也带来了一些问题。”李万钧坦言,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养老机构软件水平跟不上。

“比如护理员,现在就很难招,需求量大,水平却参差不齐,城里服务好价格合适的供不应求,郊区护理水平和规范水平低,所以空置率就高。”李万钧透露,从今年,市民政局将成立专门的护理员学校,统一招收护理员,对其进行培训后再分配到各个养老院,并且支持品牌养老院输出管理规范和标准,鼓励连锁经营,带动养老机构软件水平的提高。

另外,对于郊区养老院来说,原来政策上不允许对外开放,只允许承接五保老人以及本乡镇的老人,“这类人群少,所以床位空置率较高。”市民政局正联合市发改委进行调研,准备对乡镇养老机构进行统一改造和提升,并对社会开放。以后,乡镇养老机构不仅能接收困难老人,也可以承接社会上的老人入住。“其实这些养老机构大都被青山绿水环绕,环境相当不错,如果老年人入住后医保、护理、养生等能衔接上,也能提高入住率。”

养老院不都公办转民营

不久前市民政局曾公开发布信息,从本月起,本市的公办养老机构将逐渐转为民营。“是所有公办养老院都要变成民营的吗?”“转民营后会不会涨价?或者为了降低成本,降低服务质量?”不少市民对此提出疑问。

李万钧解释, 并不是所有公办养老机构都转成民营。“虽然我们看到了一些好的公办养老机构门口排大队,但实际上还有相当一部分公办养老机构的空置率非常高。”李万钧说,因为体制死板,接收人群固定,运营机制不灵活,这些公办养老机构走进了“死胡同”,比如乡镇一级的养老机构。公办机构如果办得好,就没有必要转。因此,即将转成民营的都是经营有困难的,“既能引进民间资本和智慧,又能提升养老机构品质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李万钧举例,政府在大兴投资建成了一家拥有400多张床位的养老机构,并且通过招投标引入北京一家五星级民办养老机构承接运营。“民办之后价格不会大幅度上涨,因为是政府投资建设,对价格、入住人群都有一定的控制。”李万钧说,政府规定这家养老机构20%的床位要专门接收低保、低收入老人,80%的床位接收失能失智老人,不会出现漫天要价的现象。